下载左手视频app

白修一时间无法回答冰清雅的话,乃是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对的,但是他已经决定好了,要重返云荒,在那片已经曾经的的土地上,将那些腐朽不堪的存在统统推翻掉,然后再从废墟之上,重新建立起来一个富强的帝国。

……

“会放我走吗?”叶玄与邪能行刑者格里芬再一次的谈话,叶玄只是微微笑,邪能行刑者格里芬接着说:“知道的,们是拦不住我的。”

“所以我让走,那会去那里?回到以前的世界?”叶玄反问道。

邪能行刑者摇摇头:“不,没有传送门,我也回不去,而且,我的力量太强大,一般的传送门也承受不了我的力量。”

邪能行刑者格里芬,抓了桌上的一个杨梅丢进了自己的嘴巴里去。

“这个味道,比我记忆中的真是差的太多,我要回到我的家乡去看看。”

“其实我吃的味道还可以。”叶玄也拿了一个杨梅丢在了自己的嘴里,然后说道:“不过请走的稍微隐蔽一些,最好是谁都不知道。”

邪能行刑者格里芬站起来了,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,感觉自己在这里,全身都好像生锈了一样,跟叶玄摆了一个“OK”的手势。

“没问题,今晚我就要离开了。”

叶玄站起身子来,什么都没有说,转身就走了,来到了外面,告诉那些作为看守的人说:“们走吧,他已经逃跑了。”

“别跟我们开玩笑,我们的责任就是看住对方”守卫说着就要推门去看。

纯美小丸子春光明媚秀美艳身姿

叶玄就这样拦住了:“们这样进去,真的有必要的吗?”

叶玄的眼中充满了一种警觉,是在警告他们,门外的看守们一个个面露惧色,放在门上的手都拿开了。

叶玄就大摇大摆的走了,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里去了,这时候一个人落寞的坐在了沙发上,仰面朝天,有种生无可的感觉,然后从一个精致的盒子中,取出来了那已经断裂的“麒麟剑”,心中的伤感就更加的凝重了起来。

“告诉我睡着了,可是为什么剑会断掉?”叶玄一个人喃喃自语,可是眼眶却忍不住的湿乐起来。

外面忽然有人在敲门,叶玄慌忙的掩饰,可是人已经进来了。

“没有回应,我就先进来了。”白修的伤好的很快,现在又是那位意气风发的男人,手里摇着一把扇子,这把扇子也是价值不菲,先看到了那桌上的断剑,然后忍不住的说道。

“是一把好剑,但实在是可惜了。”

叶玄问他:“来一定不是为了安慰我的吧。”

哈哈哈!

白修大笑了三声:“只是想跟拉近一下关系,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吗?”

叶玄笑着把“麒麟剑”收起来,这时候白修突然就按住了他的手说:“其实这把剑还可以修复……”说着顿了顿:“只是需要更好的工匠罢了。”

一听这话,叶玄突然的激动起来了:“真的?那我应该去什么地方去找着工匠。”

白修没说,只是先拿出了那块“空间之钥”,这是一块十分难看的石头,但是散发着无比强大的空间之力:“就是它诞生的地方,居住在安格洛环形山的地洞矮人,只有他的技艺才能重铸它,并且获得更强大的力量。”

只要是听到“麒麟剑”可以重生,叶玄就已经是喜不自禁起来了,赶忙地问,那地方应该怎么走。

白修笑着收起来了自己的“空间之钥”,而是换了一种认真的态度,压低声音跟叶玄小声地说,就是怕有第三个人会听到:“现在的灵海被废,只是一个凡人,安格洛环形山困难重重,只怕是现在的能力,完全去不了。”

叶玄心中一阵冷汗,但是表情淡定自若,他灵海被废的时候,谁都没有说过,可是眼前的白修是怎么知道的?眉头忍不住的高高的供起来。

“这只是我之间的事,我不会告诉第三个人。”白修有心要跟叶玄保守这个秘密的,叶玄点头表示感谢,现在他的仇家不少,就怕是别人知道是个废人,那么身边的人会受到报复。

“也不用再试图去努力了,的灵海已经是不可能修复的,其实这样平平淡淡地也挺好的。”说话的气氛越来越轻松,突然,白修又嬉皮笑脸了起来:“对了,我们现在算是朋友了吗?”

叶玄笑了:“跟一个废人做朋友,难道很有成就感?”

白修听着,又傻眼了。“哈哈哈,我身边可不缺乏一些高手的朋友,但是……”说话的时候,眼神不停的上下打量:

“是个例外,我喜欢的性格。”

叶玄也是笑了:“那我就谢谢喜欢我的性格了,不过要告诉我,那个安格洛环形山要怎么走。”

“真的打算去?”白修以为叶玄会放弃了,但是看叶玄看着“麒麟剑”的时候的那种温柔,知道自己可能是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。

“那是一个神秘的地方,只要想去,怎么走都能到,但是如果只是一时的想法,那么永远也到不了那里。”说话的时候,白修是点了点自己的胸口的位置:“去那里的地图就在这里,要问问自己,去那里的目的是什么。”

叶玄就听明白了,去那里是需要足够的信心与坚定的信念,点头说:“谢谢,我已经听懂了。”然后是站起来了,主动的跟白修去握手:“谢谢了,我的朋友。”

“希望以后我们还能再见”白修也握手。

叶玄皱了眉头:“要走?为何不先去我的帝玄城去看看?”

白修微笑着:“不必了,以后我会去的,但现在我还有更棘手的问题需要处理。”

白修已经下定了决心,跟着上官白回到云荒,用双手重新去开垦那片已经污染的“荒地”,让它重新焕发出生机。

“那好,那我就不挽留了,以后一定有机会要去。”叶玄笑着道。